胡如南

本期人物

徐雄亮
  • 祖 籍:浙江金华
  • 工作单位:乐福尔涂装设备有限公司
  • 职位:总经理
  • 个人简历:早期做过银行会计,后来自主创业,修过家电,修过机床,再后来创建了乐福尔涂装设备有限公司。
爱好:
书法、绘画、旅游
标签:
企业家
涂装设备
旅行家
微信 欢迎关注慧聪表面处理网
被手电筒照亮的小时候
    采访时,我们聊到了儿时的梦想,徐雄亮笑言,他小时候其实并没有什么远大的梦想,只是很喜欢小发明制作。记得他上小学的时候,唯一的家电就是一只手电筒,在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下,他把它拆开装到了抽屉上,这样做果然有意思,抽屉开就亮,关上则灭。除了拆手电筒,他对很多事物都好奇,比如说他家的那支大钟,他悄悄地把它拆了,然后就装不回去了,这样自然是少不了被家长训斥的,因为那个年代钟表是比较宝贝的稀罕物。就这样,他在拆拆装装的轮回中走过了他特别的童年。

他与涂装有个约定
胡如南

    对于涂装,徐雄亮并非科班出身,可是为什么他会走进涂装领域里,而且还能有今天这样的建树?我们当然很不解。徐雄亮的一席话解开了我们的困惑,今天这样不是偶然,说天遂人意才更为恰当。如果把涂装事业比作徐雄亮的爱人,那么我想机械就是他的初恋,岁月和经历使得他与机械的情愈发深沉和热烈,然后一股脑儿地倾注在了现在的涂装行业里。

    俗话说,积水方能流深,对于涂装之事又何尝不是呢。徐雄亮的第一份工作是在银行里当会计,话说当年他的算盘打得又快又准。在银行的那段时间,他学会了成本计算和资本运作。年轻气盛的他不甘心就这样,他想要拥有自己的事业,于是毅然辞去了银行里体面的工作,自己创业了!不急,此时的他还在来涂装世界的路上,他开始自己修家电,修一台就能赚50元(那时身边人做工一天才2块钱),后来电视机掉价了,他改修机床,于是他在实际操作中学精了液压之类的机械理论。徐雄亮坦言,不管是在银行的工作还是后来修家电、修机床的经历,都是他现在管理企业的源泉。

    今时今日,他已经打下了一片天地,业内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你要好东西就到乐福尔去,它就是价格高了点!”,客户对乐福尔的称赞让他欣慰与自豪,因为这是对他的产品质量和品牌的认可,这对一个企业家来说是莫大的荣誉。

他竟暗藏文艺范儿

    深入交谈后,我才发现原来坐在我身边的这位企业老总,他还是个文艺才子!除了从小对机械痴迷,他还喜欢画画和书法,当然不仅仅是停留在喜欢的层面上,他俨然写得一手好字,过年的时候常有人找他帮忙写对联,他的画也是有一番功力的,走在他的办公室间,我们随处便能欣赏到他的画作。

    因为有画画的底子,他对于CAD设计也就触类旁通了,在创业初期,CAD图纸不论大小都是经他一手设计的,现在虽说有了助理,他依然会亲自设计一些框架、做一些指导的。据说在他新建的办公大楼里,有150多平米的大书房,里面摆着文房四宝和一些他珍爱的红木家具,如此甚是羡煞旁人!

他的大学来得晚了些
    当我问及他大学的专业时,他的眼神定格了一下,就像单反相机瞬间按了快门。他没有马上回答我,只是慢慢地说了一句“我没有上过大学,高中毕业就没再继续上学了!”,他舒了一口气继续说:“不过我的两个女儿都上了浙大,英语都过了专八,也各自有了事业……”

    他说自己现在正在上大学,上的是浙大的总裁班,学的是工商管理,他希望自己的管理能够更上一层。他要完善企业的管理制度,因为他认为制度就像法律,在有人情味儿的基础上还要有约束力,这样才可以真正提高生产力、保证产品的品质。

    他很羡慕女儿们英语学得好,直叹自己当年没机会学,现在每次出国必须要带翻译很不方便,于是有了学英语的念头,只是苦于脑袋里已经装满了企业的上上下下,能给英语腾出的空间很有限,只好学一些简单的,现在他出国的时候会随身带着一本字典,边用边学习,学无止尽用在他身上最好不过了。

他爱儿不溺 杯子可以做得伟大
胡如南

    对于还在襁褓中的小儿子,徐雄亮一提到可爱的小家伙就会忍不住的父爱“泛滥”,新生命的到来,让他对自己、对未来都充满了新的希望。每天他早早的起床,看一眼儿子就出去工作了,中午也只能吃食堂,晚上一下班便直接冲回家,抱着儿子,喂他饭食,这一切让他充实而幸福。看到这里,请不要以为这是溺爱,只是一个父亲对儿子的宠爱。谈及对儿子未来的教育,他说要遵从孩子自己的兴趣和方向,他会理性地指导。徐雄亮认为,父母教育孩子不是要教他ABC,也不是1+1=2,因为这些老师会教,要教他学习的目的性,激发他学习的兴趣,培养他学习的觉悟。比如杯子为什么要做圆的,因为液体的、有压强的缘故,还有水杯、水管、锅为什么要做成圆的,这些都需要用文化来解释,不仅是为了美观。

    他跟老婆打赌,儿子三岁之后必然粘他。他要用童心来培育儿子,哪怕是和他一起玩沙子,他要引导儿子探索为什么。他坚信21世纪是属于人才的、知识的。他说,人不管多聪明还是需要文化的,前人的知识你都掌握了,踩在巨人的肩膀上再往上走就走得更轻松更好,如果前人的知识都还没掌握,就会跟不上社会的进步。他还说,当最先进的东西你都学到了,你再研发更尖端的东西,即便是一个杯子做出来也会很伟大,如果封闭自己不接触社会,你便不知道社会已经有多发达了。就像坐飞机、升降和转弯的时候都会有动作,但是很少会有人去注意它更别说研究它,飞机飞行时的形态和速度,起飞、平飞、降落的时候谁快谁慢,飞机翅膀的宽窄都是有变化的,增加阻力才能飞得高,这跟空气动力学相关,这些需要知识去解释。

他原来也是大器“玩”成的
    如果有一天他退休了,他打算过过喝茶聊天的日子,不像现在这般忙碌,还可以窝在自己的书房写写画画。还有必做的事情是去旅游,一说到旅游,他的话闸子被打开了更大的口:“国内海边到三亚最好,历史北京故宫最好,园林的话苏州最好。欧洲的话,法国巴黎、意大利滚多拉盘和威尼斯都是不错的选择,爬山的话阿尔卑斯山就最好。在阿尔卑斯山麓,漫步在地中海海岸,背着行囊慢慢往上爬,四季就都被你经历了。”

    他还说:“旅行是很长知识的。如欧洲的文化复兴,读书的时候觉得很拗口,到过那里你就明白了,一看都在那里。德国人做人做事很严谨。我的理念也是学那边……”他热爱旅游,每一次出国安装设备也要挤出时间旅游,他说:“我呢借安装去旅游,各个国家和地区的文化风俗对自己的人生有不小的影响,每个民族和文化的存在就有存在的理由和价值,都有它的强势。我们要学习!”不难想象,这是要走过多少山川、看过多少风景才能有这样的体味,也应了中国的一句古话:大器“玩”成!

他的心“绿”得通透 除了沉重还挺“野”
    徐雄亮感慨道:“德国制作的一个指甲钳都会让你受启发,要卖30-40欧元,人民币300-400元,而中国的3-4块人民币就买一个,但是真的是无可挑剔,一个指甲钳就能用3-4代人,即便是掉到阴沟里十年捞上来都还锋利,我也按那样的理念来做企业的。德国的制造业不像在中国这样遍地开花,但对环境很负责且严格,他们的产品卖出价格很高,因为治理环境的费用已经被买单了。我们则是用污染环境代价分给别人,他们用的是价格提高进行分摊,这是我们需要借鉴的,应该是我们未来的一个方向。”这不仅是他个人的感概,也是我们要深思的问题,对于环保、对于绿色,这不止是一个口号,它应该成为一种常态。

    作为一个企业的老总自然免不了要推广一下自家的产品,徐雄亮为自己企业生产的产品自豪,因为它们可以做到节能环保,但是很多企业因为价格的原因并不买他的账。“我们涂装是工业品的美容师,也是地球的守护者,用设备的时候会产生大量的污染,只要生产时排出来的不污染环境就是在保护环境了。但我一个人倡导无用,而且制造成本就提高了。排污没人管,那么一些商家宁愿买价格低的污染环境的机器……” 他苦笑说。略带激动的语气无法藏住那份沉重与无奈,而我亦觉无言唯有点头示意。

    如今乐福尔在徐雄亮的带领下越走越宽广,从家庭作坊起步,历经风雨,终得圆满。现在徐雄亮可以喘口气了,但他不会停下来,他要不断提升产品的档次,还要提高机器的自动化程度和环保水平。他已经布局好向西南进军了,在那里他要把粉末涂装做深入的拓展。今年6月份将要进一步加大对西南市场的各项投入。他说,有现在浙江公司的平台,也就有了企业文化和口碑,再以分公司的形式去开拓会相对容易一些。当地政府给了乐福尔很高的宣传评价,他自己也坚信可以做得很好,能把技术做到顶尖。徐雄亮和他的涂装事业透着盛夏的生命力,强烈、鲜明也势不可挡……

胡如南年历表
  • 十佳颁奖现场发表获奖感言
  • 他在这里办公
  • 与老友的合影
  • 到处走走 车展留念
江阴

出生于江阴

进入北航
留校任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