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如南

本期人物

胡如南
  • 出生日期:1935年
  • 祖 籍:江苏
  • 出版著作:
    《镀锌》《电镀原理与工艺》《电镀手册》《实用镀铬技术》等
  • 主要荣誉: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在职期间担任过12项重大科研项目负责人,获航空部、电子工业部、北京市及轻工业部重大科技进步奖项,是国内著名的电镀老专家。
爱好:
运动
标签:
专家 电镀
二级运动员
微信 欢迎关注慧聪表面处理网
记者手记

    1月的北京已经过了最冷的季节,寒风与往日相比也多了一分温柔,准备好该拿的东西,背上包包我要出发了。推开门,不曾想外面竟飘起了小雪,令人惊喜,雪花这充满魔力的小精灵似乎总是有办法让这个纷繁的世界多一份静谧,但雪下的不够尽兴,我期待着看这尘嚣的世界被白雪湮没,收回思绪,心情却一片晴好,任这份心情静悄悄的填满整个苍穹。

    去往胡老师家的车上,我不时的翻弄着手中的笔记本,担心资料准备的不够全面,不能更多的走入他的世界,有些紧张却充满期待。一位年过7旬的老人,却有近60年的时间与电镀行业为伴,是什么样的魔力在吸引着他?而作为一位老师,他在近50年的时光里,为表面处理行业培养了大批人才,获得了众多的荣誉。

    这是我与胡老师的第一次会面,身体健朗,十分健谈,言语之中仍透露着他对这个行业的执着与热情。在与他的交流中,我想多了解他的个人生活,后来发现,这个想法似乎有些幼稚,交谈中,胡老师总是能从生活中绕回到他所热爱的电镀行业上,可不是吗,60年的相伴,他的生活与他的工作早已融为一体。

留校任教没有那么难
    1954年,年仅19岁的胡如南来北京求学,一个脸盆、一个箱子是他所有的家当,对于所要学习的学校与即将就读的飞机工艺专业,他还显得有些懵懂,这是北京航空学院成立的第二个年头。

    当时的北航只有两个系、四个专业,共400多名学生,教学、生活条件都相当艰苦,在工棚里上课那也是常有的事,但四年的大学生活充实而愉快。

    1958年,国家实现教育大跃进,争取在十五年之内实现高等教育普及,各院校纷纷扩招,成立新的专业,北京航空学院也由原来的四个专业扩展到了十个,成立了航空材料系,新专业的成立,势必需要一批优秀的师资人才来支撑,当时的中国,知识分子紧缺,而对于刚刚起步的电镀行业而言,人才更是紧俏,一批在校期间表现优异的学生留校任教,胡老就是其中之一,从教于金属防护与腐蚀专业。在与胡老的交谈中,对于留校任教,他说的很轻描淡写,当我问道,是否只有优秀的学生才能留校时,胡老笑着说道:“我没有什么特别,那是党的需要、学校的需要,留校并不难。”胡老的回答,简单的让我有些意外。

电镀知识,其实我也是靠自学成才
胡如南

    1958年的冬天,胡老师拿着自己的行李与铺盖,从学生宿舍搬到教师公寓,二者之间并不遥远的距离,将胡老的学生生涯隔在了一墙之外,他的身份也有了实质性的变化。

    从1959年的北航金属防护与腐蚀教研室副主任,到1981年的副教授,到1990年北航材料科学工程系主任,再到1991年的教授,直至1996年退休。在将近50年的时间里,胡老取得了众多的荣誉,奠定了自己在电镀领域的专家地位,但殊不知,这个老专家刚开始也是靠“自学成才”的。

    50年代的中国,电镀行业还处在依靠学习苏联知识在摸索中发展的阶段。金属防护与腐蚀作为北航新成立的一个专业,无论是专业知识还是人才都相当匮乏,胡老坦言道:“刚开始我也是对很多专业知识搞不懂,那时候没有人教,以自学为主,很多电镀方面的知识都是毕业以后边工作边学习,弄明白的,而苏联在1959年出版,由库德略夫采夫编写的《电镀原理》一书,在刚开始的学习阶段给我很大的帮助。”

太太是高中同学,但那个时候我没早恋
胡如南

    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必有一个出色的女子,胡老说起他的那个她时,以 “杜老师”相称,他们是高中同学,不过胡老一再强调,那时他们可没早恋。那年高考后,他们还没来得及恋爱,胡老就上了北航,杜老师则去了上交,后来她转战大西南,再后来他们终在北京相遇,二人的人生轨迹自此重叠在了一起。

    五六十年代走过来的人,如果人生没经历点磨难,那就不叫生活,60年代初,极左的问题也波及到了这个家庭。因她父亲是三朝元老,所以组织找胡老谈话,让他为了前途跟她断绝关系,因为她的缘故,胡老入党延了期,要知道那时候入党和现在的入党是有很大区别的。

胡如南

    所幸的是压力袭来他们并没有舍弃对方,从1963年结婚到现在,50年了,一段金婚在岁月的洗礼下炼成。

    对于与自己相携50年的杜老师,胡老有着说不清的感情。早些时候胡老重心基本放在了工作上,而她则在为家庭默默付出,为孩子操不完的心,他明白,因为有她,他有了一双令他自豪的儿女,一个完整幸福的家;因为有她,自己才能专心扑在工作中,不断前进不断开拓;因为有她,已过古稀之年的胡老对生活对工作才能依然这般热情满满。

环境很重要 ,孩子成长还是要顺其自然
    提起自己的那一双儿女,胡老的脸上有掩饰不住的骄傲,在他眼中,大女儿聪明乖巧而懂事,小儿子,有些调皮,却同样优秀,胡老眼眸中闪动的光彩,不禁触动了我,原来,在父母心中,孩子永远是那个长不大的宝。

    家庭生活中,胡老师坦言自己不是一个完整意义上的“严父”,孩子并不惧他,胡老打趣道,在家庭角色上,他扮演的是那个“白脸”,而杜老师则是那个“红脸”,孩子都怕她。

    闲暇时,胡老陪孩子运动,陪孩子看书,但工作的繁忙,让孩子的重担更多的落在了杜老师的肩上,这些,胡老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胡老说:“对待孩子,我们从不娇生惯养,努力给孩子一个好的环境,但在人生的道路上,孩子更多的听从自己的声音,我们并不强求。”

出国访问,真的开阔了眼界
    1982年,胡老第一次访问日本。“那时候,日本已经使用上无线通讯了,三井的工作人员在去接我们的车上用无线通讯告知老板我们所到的位置,这让我印象很深刻,在国内,我们甚至还没见过无线通讯。”在参观完荏原优吉莱特(现更名为JCU株式会社)、DIPSOL等企业之后,胡老的忧虑进步加深了,国内工业发展水平同国外相比,差距还很大。

    胡老坦言,国内的研究人员在相关的技术知识面上并不比国外窄,问题主要出在了创造性差和配套基础工业薄弱等环节。譬如电镀添加剂,目前,它的生产和应用还不能通过模型和数学公式等理论来指导,主要还是靠实践,即所谓的“试”,国外虽然也处于这种状况,但他们有先进的仪器检验设备,而国内却还达不到这个条件;另外,电镀行业本身是一个模仿性很强的行业,国外有的技术我们可以很快的通过模仿或者引进而得到,但我们自己却创造不出来,我国电镀行业想要真正发展壮大起来,这两个问题是必须要克服的难题。

退休之后,我从未离开过行业
    退休之后的胡老,依然活跃在电镀行业的第一线,胡老说自己这一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让更多的研究成果转化成生产力,为国家的经济发展做出更多的贡献,退休后,有了时间的他,把自己的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这件事情上,执着的坚持着自己的理想,忙碌却充实,这或许也是已经78岁高龄的他,仍然像年轻人一样保持着旺盛精力的重要原因之一。

胡如南年历表
  • 1935出生于江苏宜兴
  • 1954进入北京航空学院学习
  • 1958年留校任教
  • 1963于北京结婚
  • 1981北航副教授
  • 1991北航教授
  • 1996退休后没有离开行业
江阴

出生于江阴

进入北航
留校任教
结婚
北航教授
退休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