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烽

印尼镍矿禁令对镍价的影响

http://www.pf.hc360.com2019年09月05日09:30 来源:瑞达期货T|T

    慧聪表面处理网讯:8月30日,印尼能源和矿产资源部(ESDM)IgnasiusJonan表示,从2019年12月底开始,含量低于1.7%的镍矿石不再允许出口,且未用完的配额也不能再出口。据能源和矿产资源部长的说法,这一决定确实加速了,因为政府规定出口禁令于2022年生效。最终印尼政府依然决定了将提前这项政策,迫使近两个月来镍价受印尼禁矿提前的消息影响一路冲高。

    我国虽是世界上最大的镍消费国家,但是镍矿资源相对比较匮乏,无法满足巨大的生产消费需求,不得不大量依赖进口,并且基本来自于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的进口。在2014年印尼实施禁矿之前是中国最大的镍矿出口国,在2017年恢复部分品位镍矿出口后出口量大幅回升。可见印尼是中国十分重要的镍矿供应商,加上其政策多变,对镍价的影响不确定性较大。下面将对印尼此次提前实施禁矿令的影响进行分析研究。

    一、印尼的镍矿介绍

    (一)印尼镍矿储量、产量以及出口量

    印尼镍矿主要为红土镍矿,2017年镍储量约为450万金属吨,占全球储量的6.10%,印尼主要的资源集中在苏拉威西岛和附近岛屿,当地人俗称大K岛和小K岛,前者占整个印尼资源的70-80%,后者占20-30%。2013年印尼镍矿产量为44万吨金属量,约占全球产量16.73%,出口至中国大约4109.1万吨实物量。2017年印尼镍矿产量为34.93万吨金属量,约占全球产量15.97%,大约为2180万吨实物量,出口量为500万吨,其中有384万吨出口至中国。到2018年印尼镍矿产量更是达到了56万吨金属量,约占全球产量24.35%,镍矿出口量为2200万吨实物量,其中有1500万吨出口至中国。可见印尼自2017年对镍矿出口解禁后,镍矿的产量和出口出现了大幅反弹,不过仍未达到2013年对中国的出口量。从印尼的镍矿储量和产量对比来看,两者比例很不相符,照每年镍矿产量56万吨金属量的速度开采,印尼镍矿静态可采年限不足9年,说明过度开采的情况严重。

    (二)印尼镍产业政策历史

    2014年1月12日原矿出口禁令正式生效,未经加工的矿石不得出口,在印尼采矿的企业必须在当地冶炼或精炼后才可出口,对于红土镍,必须加工至含镍4%以上的镍精矿才能出口。

    2017年1月12日,印尼放宽一项矿石出口禁令,部分取消镍矿和铝土矿的出口禁令。新规显示,矿权持有人在获得能矿部的推荐函和贸易部的出口许可后,可以出口部分1.7%一下的镍矿。印尼矿业部煤炭和矿物失误署长称,考虑到炼厂已安装的设备生产力,无法吸收产量,矿石将允许被销售至海外。不过,印尼政府表示放宽期只有五年,在2022年禁令便会恢复。

    2019年7月18日,印尼矿业部的一位高级官员表示,印尼可能会在2022年实施原矿出口禁令,推动矿商在国内加工矿产。此消息之后,市场传闻印尼将提前这一禁令的推行,快的甚至在10月份。印尼现存镍冶炼厂13座,加工能力为2452万吨,大多为生产镍生铁,当前有22座镍冶炼厂处于建设当中,预计加工能力为4633万吨。3座冶炼厂的建设工作目前接近完成,其他冶炼厂的建设工作大多仍处在初级阶段。

    2019年8月4日,市场传言,印尼能矿部部长已经签署关于金子出口原矿的部长法令:镍矿协会8月4日通知旗下所有成员,印尼能矿部部长已经签署关于禁止出口原矿的部长法令。根据Mysteel了解,关于此次印尼禁矿,印尼方面将给3个月时间,即到10月31日,禁矿早执行时间是11月份。市场消息也有传言是禁矿提前到今年10月份。

    2019年8月13日,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将最终决定是否提前实行矿石出口禁令。印尼贸易部长EnggartiastoLukita:未对矿石禁令做任何决定,该计划需要深思熟虑。如果提前实施出口禁令,将影响到价值40亿美元的矿石出口贸易。而兼管矿业部工作的班查伊丹表示倾向于较2022年提前推行禁令,因为禁止出口的目的在于为冶炼行业吸引投资。

    2019年8月30日,印尼能源和矿产资源部(ESDM)IgnasiusJonan表示,从2019年12月底开始,含量低于1.7%的镍矿石不再允许出口,且未用完的配额也不能再出口。

    (三)印尼镍矿禁令历史回顾

    2014年1月12日,印尼原矿出口禁令在印尼正式生效。印尼镍矿出口价格大幅冲高,以品味1.8-1.85含铁量15-20%镍矿的华东价格为例,在印尼执行禁令之前价格为375元/吨,到了2014年5月20日冲高到了965元/吨,镍价在之后四个月内强势上涨,上海电解镍价格累计涨幅约为36.7%。

    2017年1月12日,印尼放宽一项矿石出口禁令,部分取消镍矿和铝土矿的出口禁令。印尼镍矿出口价格以及上海电解镍价格均出现小幅回落,价格的波动比较小。主要由于此次禁令的放宽是有条件的,企业想要出口低品位镍矿,则国内冶炼厂必须消化至少30%的低品级矿石出口,而出口量(即印尼政府批准的出口配额)多少是和矿区面积、储量、产能、建厂进度等挂钩的,不是简单的70%,同时印尼将对镍含量不足1.7%的镍矿征收10%的关税,也限制了印尼巨大的出口需求。另外菲律宾方面环保审查趋严,许多镍矿山遭到关停,抵消了部分利空影响。

    2019年7月18日,印尼矿业部的一位高级官员表示,印尼可能会在2022年实施原矿出口禁令,推动矿商在国内加工矿产。印尼禁矿风波再起,叠加菲律宾将开展第二轮环保审,镍价一路冲高,沪镍走出8连阳,涨幅约为18%。随后8月4日,又有消息称印尼能矿部部长已经签署关于禁止出口原矿的部长法令,将提前实施原矿出口禁令,有市场传言禁矿提前到今年10月份。镍价再迎一波上涨,沪镍累计涨幅约为11.1%。

    2019年8月30日,印尼能源和矿产资源部(ESDM)IgnasiusJonan表示,从2019年12月底开始,含量低于1.7%的镍矿石不再允许出口,且未用完的配额也不能再出口。此次印尼提前实施禁矿令的实质落地将大幅利好镍价。

    二、菲律宾镍矿出口增量有限

    印尼在2014年实施禁矿令,中国的镍矿进口量便下降到之前的一半左右,作为中国另一个主要镍矿供应国,菲律宾的镍矿出口量相较来说比较有限。在2013年,中国累计进口镍矿7129.2万实物吨,其中进口印尼4109.1万实物吨,进口菲律宾2970.8万实物吨。到了2016年中国的镍矿进口量达到低点3209.6万实物吨,其中进口印尼10.58万实物吨,进口菲律宾3052.6万实物吨。在这段期间,菲律宾镍矿出口量虽有增长,但远远无法填补印尼禁矿带来的缺口。

    一方面,菲律宾政府对矿产环保要求严格,2016年杜特尔特在上台后对菲律宾的矿业政策便一改前几任政府的亲和态度,并任命一名坚定的环保主义者GinaLopez作为环境的自然资源部长,这位部长对环境审查十分严格,其中在2017年初关停了29家矿企,其中镍矿企业20家。

上一页123下一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