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微直播

熬过难关 债权团拟拍卖大宇造船海洋

http://www.pf.hc360.com2018年08月10日16:39 来源:中国船舶报T|T

    慧聪涂装网讯:近日,大宇造船海洋债权团主债权银行之一的韩国产业银行发布消息称,将在今年下半年着手制订拍卖大宇造船海洋的方案。为了拟定方案,债权团将委托一家会计公司对大宇造船海洋实际状况展开调查,以全面了解掌握该公司的情况。债权团各债权银行已经达成共识,2019年是拍卖大宇造船海洋的合适时机,因此今年下半年需拿出拍卖方案。

    大宇造船海洋债权团以韩国产业银行和进出口银行两家韩国国有银行为主债权银行,其中,产业银行持有大宇造船海洋56%的股份,进出口银行借给大宇造船海洋永久债款2.3万亿韩元。两家银行均认为,今年大宇造船海洋的新船接单状况和财务状况都有好转,因此需提前准备拍卖大宇造船海洋的方案,以免与过去两次拍卖一样错失良机。

    接单成绩优异

    据统计,大宇造船海洋今年上半年承接新船订单总额达36亿美元,已经完成全年接单目标73亿美元的44%,且超过了2016、2017年全年的接单金额——分别为15.5亿美元和26.9亿美元。此前,大宇造船海洋首席执行官郑成立在记者会上公开表示,从今年上半年到手的订单和正在与船东协商的新订单来看,大宇造船海洋可以很轻松地完成今年的接单任务。

    从船型来看,大宇造船海洋今年上半年获得订单均为液化天然气(LNG)船、超大型油船(VLCC)等高附加值船舶,其中,包括12艘17万立方米以上LNG船和5艘VLCC订单。此外,大宇造船海洋手持订单量位居全球前列,截至今年5月底,该公司手持订单量为570万修正总吨(CGT)。

    经营状况改善

    大宇造船海洋今年经营和财务状况较过去有了明显改善。该公司一季度营业利润为2986亿韩元,净利润2263亿韩元,是自2011年以来,首次实现季度经营扭亏为盈。郑成立也公开表示,预计今年全年大宇造船海洋会实现盈利,主要原因在于今年年内将完工交付一批LNG船。

    在多年持续获得产业银行和进出口银行两大股东资金支援的情况下,大宇造船海洋的负债率在2017年年底降至281%,目前又下降为200%左右。

    2017年6月,为帮助大宇造船海洋走出困境,产业银行和进出口银行提供了2.1万亿韩元的资金支持,并提供2.9万亿韩元限额性新贷款,这使得大宇造船海洋的资产负债率降到了目前的200%左右。

    前几年,由于在海洋工程装备建造领域受挫,大宇造船海洋连年亏损,累积到2015年年底亏损金额达5.5万亿韩元。2016年,该公司处于“资本蚕食”状态,负债率曾一度达到7308%。面对此危急情况,在韩国政府引导下,韩国产业银行投入4.2万亿韩元支持大宇造船海洋渡过难关。早在1998年和2000年,产业银行分两次向大宇造船海洋提供融资支持6600亿韩元和1.17万亿韩元,后来2笔资金以债转股的方式使产业银行成为了大宇造船海洋的最大股东。韩国经济界对此曾嘲讽说,一向标榜自由市场经济的韩国政府,通过企业结构调整,将一家老牌民营企业转变成了国有企业。大宇造船海洋获得的2.9万亿韩元限制性贷款目前仅使用了4000亿韩元,因此大宇造船海洋手中持有2.5万亿韩元的可支配资金,资金流动性困难得到解决。

    大宇造船海洋债权团认为,该公司今年新船订单增多,完工交付大量高附加值船舶,经营和财务状况好转,因此要抓住这些利好因素,提前做好拍卖准备,争取在明年拍卖时能卖出高价,否则又将贻误并购良机。

    拆分进入并购市场拍卖

    大宇造船海洋作为韩国三大船企之一,是一家“身价不菲”的企业,其进入并购市场后如何拍卖,也让债权团颇费心思。债权团目前公开的方案是将大宇造船海洋主要业务部门分为优良业务部门和非优良业务部门两大类,优良业务部门为集装箱船、LNG船、油船等商船建造部门以及特种哥(军船)建造部门;非优良部门为海工装备建造部门。债权团拟将商船和特种船建造部门分剥出来,分别进行拍卖;而海工装备建造部门则以破产清算的方式进行处理,此处理方式符合企业实际情况,是最恰当、合理的方式。

    据了解,在过去两次拍卖大宇造船海洋的过程中,韩国造船业界和债权团也曾提出类似的分开拍卖意见,主要是因为大宇造船海洋“块头”过大,由一家企业单独出资将其全部买下存在较大的资金困难。

    兄弟船企或成新东家

    韩国造船业界认为,拍卖大宇造船海洋,其新东家非韩国另外两家大型船企现代重工和三星重工莫属。大宇造船海洋债权团一名负责人也表示,并购大宇造船海洋的企业当属现代重工和三星重工。他认为可以采取现代重工或者三星重工与大宇造船海洋交换股份的方式,由此构筑起它们之间相互连结的链条,逐步推动合并的步伐。此外,该负责人指出,拍卖大宇造船海洋也应该视为韩国造船业结构调整的内容。

    不过,韩国造船业界和经济界人士分析指出,现代重工和三星重工的确是有资格并购大宇造船海洋,成为其未来的新主人,但是从现实情况分析来看,造船市场连年不景气,现代重工和三星重工都忙于压缩造船规模、削减组织机构、大量裁减员工,财务和资金状况吃紧,在此情况下,出资并购大宇造船海洋实属不易。

    处理决定最终由韩国政府定夺

    作为大股东,大宇造船海洋债权团有权利从其自身利益和市场状况出发提出相关处理意见和方案,但是最终的“生杀大权”则掌握在韩国政府手中。债权团有关负责人表示,最终落实大宇造船海洋拍卖方案,必须要与政府进行沟通和协调。

    韩国造船业界和经济界明确指出,韩国产业银行和进出口银行两大政策性银行虽是大宇造船海洋的最大股东,但其真正的主人是政府,所以拍卖大宇造船海洋最大的变数是政府的意见。

    韩国政府对大型造船企业的业务调整、并购重组一直坚持“应该交给自律的市场”的原则。韩国政府有关部门一名负责人指出,讨论拍卖大宇造船海洋股份还为时过早,且鉴于处理大宇造船海洋的问题与三星重工、现代重工的结构调整联系紧密,政府在这个时候做出决断都会感到有压力。

    在前两次拍卖中,韩国政府和债权团都曾明确表示,鉴于大宇造船海洋拥有军船建造业务,涉及军事机密,因此其上市拍卖对象不包括外国企业和外国投资方。此次债权团虽然没有明确重申这一原则,但韩国对造船技术保密的要求严格,此次拍卖仍可能将外企排除在外,以防止技术“外流”。

    还有分析指出,大宇造船海洋的拍卖是十分复杂和棘手的难题,从过去2次拍卖的经验来看,此次拍卖也不可能一蹴而就,极有可能经历几年波折。

责任编辑:兰芳

扫码关注涂料涂装动态

慧聪涂装网欢迎您关注涂料与涂装,与我们一起共同讨论产业话题。

投稿报料及媒体合作

电话:020-22374810

E-mail:jiangjiaju@hc360.com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