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极氧化网

“产能大省”江苏大手笔去产能

http://www.pf.hc360.com2017年12月12日18:24 来源:经济参考报T|T

    慧聪表面处理网讯:去产能,不少地方虽知其重要,却一舍不得,二怕困难。江苏省工业产值居全国首位,其产能在国内总体上不算落后,然而在去除相对落后、过剩,甚至尚有较好市场前景的产能时,却表现出引人注目的主动性,所去除的产能在国内占了很大比重,相当于某些中小国家全国的产能。他们是怎么做的?是怎么想的?今后又准备怎么做?

    江苏省工业总产值长期稳居全国首位,2016年已达16.17万亿元,有“产能大省”之称。作为与国际接轨的先行地区,江苏省以建设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先进制造业基地为目标,以率先基本现代化为己任,猛力去除落后产能、过剩产能,甚至是不够先进的产能。种种做法,引起人们关注。

    多管齐下 去产能远超任务量

    作为工业大省,江苏省长期重视制造业企业的更新换代。在2011年全省范围开始实施的“转型升级工程”中,去除落后产能是其中的重要内容。

    2013年10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的指导意见》,虽然其中并没有对江苏设定具体任务,但江苏自加压力,给自己确定5年内压缩钢铁700万吨、水泥1000万吨、普通平板玻璃300万重量箱、船舶1000万载重吨的产能目标。

    这个本已很高的目标,在实行过程中又被大大突破。到今天,仅过去4年,江苏已累计淘汰钢铁产能2061万吨,超过世界第13位的墨西哥全国的钢产量;淘汰船舶产能3000万载重吨,约占全国产能的40%;煤炭去产能1000多万吨,去掉了全省产能的40%;平板玻璃去产能1112万重量箱,约占年产量的25%;淘汰水泥产能1873万吨,超过目前全省水泥年产量10%。

    江苏省经信委产业处副处长宋连政说:“我们2015年已经把技术标准上落后的钢铁产能基本淘汰完毕,但国家2016年又给江苏下达了钢铁去产能任务,于是,我们又进一步压缩在市场上还有销路的1750万吨,相当于伊朗或法国的全国产量。”

    江苏各地对于去产能的积极态度表现出明显的一致性。以徐州市为例,该市承担了全省煤炭去产能的全部任务,仅2016年,就将2422万吨核定产能压掉了1044万吨。关掉的12对矿井是国家认定的清洁生产、安全生产的示范单位。今年,徐州还主动退出一些虽然不够先进,但合法、有销路的钢铁产能,仅拆除“宁峰钢铁”的一台75吨电炉和“兴达钢铁”的一台45吨转炉,按当前市场价格计算,就相当于损失16个亿。尽管如此,他们也没有停止去产能的步伐。

    “江苏是工业大省,去产能也要带头。舍不得,会找各种理由推托,真正看到了去产能的战略意义,就能下定决心,找出办法。”江苏省政府副秘书长王志忠说。王志忠指出,江苏去产能,十分重视给出政策依据,调整产业政策,在产业目录中剔除落后产能,再分解指标直达企业,进行严格考核。此外,还注重帮助企业寻找出路,提供“托底”补助,对转型企业给予便利,激发企业自身去产能积极性。

    船舶行业是扬州市支柱产业之一,大量管理乱、水平低、污染环境的小船厂分布在7条河流、8座岛屿周围。在小船厂密布的槐泗镇,所有船厂一年的税收贡献只有8万元,而为了修缮被船厂车辆压坏的道路就要2000万元。2013年,扬州市人大通过《“七河八岛”区域生态保护决议》,使船舶去产能找到了合法依据。到2016年底,已去除落后产能300万载重吨。槐泗镇腾出空地550亩,其中460多亩复垦为良田,还准备建一座古运河船舶博物馆。

    去除落后产能不等于不要产能。位于宿迁市的江苏苏华达新材料有限公司就抓住“一带一路”的机会,走出了一条“产能转移、产品转型”的路径,将一条500T/D的浮法玻璃生产线转移到尼日利亚,不仅化解了321.2万重量箱产能,也帮助尼日利亚填补了该产能的空白。同时,企业利用产能转移获得的红利,新建一条电子玻璃生产线,最薄可生产0.15mm的超薄浮法电子玻璃,一举打破国际垄断。

    有些产能并不落后,但在江苏生产没有优势,也在江苏去产能之列。地处徐州沛县的江苏大屯铝业公司,是2014年建设投产从事电解铝的一家中央企业,产能10万吨,设备价值近12亿元。因为耗电量太大,在沛县既无电价优势,也无原料优势,于是,江苏省、徐州市和沛县三级政府出面,帮助他们将一部分产能转移到生产条件较好的内蒙古蒙泰集团,另外部分转移到马来西亚和越南。

    志在国际 舍得坛坛罐罐

    如果没有巨大的好处,谁也不会舍得抛弃多年辛苦积累起来的生产能力。江苏省近年以异乎寻常的力度去产能,正是因为看到同样的土地上从事不同产业,收益大不相同。甩掉落后、过剩、不够先进产能的包袱,已经让他们看到产业升级、城市更新的显著成效。

    “富者思来年,穷者顾眼前。越是发达的地区,越要重视去除落后产能。舍得坛坛罐罐,才能向国际的制造业基地轻装前进。”苏州市经信委副主任李忠说。由于长期积累,苏州工业产品在国内市场的优势比较明显。即使维持现有产能,日子也不会过不下去,但苏州早已习惯把目光瞄准国际先进水平,以此确定自己的产业走向。

    “4.35万亩!这是苏州近几年去产能腾出的土地。”李忠有些激动地说,“在寸土寸金的苏州,这意味着难以想象的发展空间。”

    2010年以来,苏州市绝大部分去产能工作都是主动实施的“提标淘汰”。到2015年底,共淘汰造纸13.5万吨,小火电32.5万千瓦,水泥466万吨,铅酸蓄电池94万千伏安时,印染6.7万米及抹布120万匹。近3年,全市实际完成关停及实施低效产能淘汰工业企业3347家。未来3年,仅化工企业就还将压减352家,压减比例达到30.3%。

    腾出的空间干什么?据江苏省委常委、苏州市委领导周乃翔介绍,到2020年,苏州市R&D占GDP比重将达到3%,科技进步贡献率超过65%,生物医药产业产值突破2000亿元,成为全球重要的生物医药产业化基地;以微纳制造为代表的纳米产业产值将突破1000亿元,成为全球八大纳米产业集聚区之一;人工智能产业产值突破500亿元;自主安全可控的半导体产业产值突破1000亿元;以光纤为代表的新材料产业产值超过5000亿元,成为全球光纤产业基地;光伏产业产值突破1000亿元;新一代电子信息产业产值超过1万亿元;智能制造产业产值超过2500亿元……苏州向着“创新引领的世界高端产业名城”目标,继续前行。

    对于在去产能过程中遇到较大困难的企业,江苏各地绝不抛弃,千方百计帮助其另谋出路。有的是利用独特资源,华丽转身。如位于南京市六合区的南钢冶山矿业,因铁矿石资源枯竭、市场价格断崖式下降的双重挤压,仅2014、2015两年就亏损1亿元,只得停产。六合区政府和冶山镇政府抓住南京江北新区获批的机遇,将企业数十年挖出的长1000多米、宽200多米、深100多米的巨大矿坑与山体风貌相结合,包装成为人工大峡谷,同周边已经打响品牌的金牛湖风景区一体开发,形成山水相融的独特旅游资源。工业的“负资产”变成了后工业时代的优质资产。

上一页12下一页
打赏
扫码关注表面处理行业动态

慧聪表面处理网欢迎您关注表面处理行业,与我们一起共同讨论产业话题。

投稿报料及媒体合作

电话:020-22374810

E-mail:jiangjiaju@hc360.com

评论